已有3457人订阅了新闻
大陆赛马网 > 马匹 > 马匹介绍 > 探索人与马不解之缘 揭秘始祖马进化过

探索人与马不解之缘 揭秘始祖马进化过程

2015-08-21 17:48:43 来源:新浪体育

马儿在小编眼中,早已不是那个只为农民伯伯务农工具了,它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密切相关的伙伴。而且它已然是一名时尚宠儿!广告、电影、电视剧,出现最多的动物就是它了。但人类和马有着什么样的情感,马儿究竟是从何而来,小编带您一探究竟。

祖先是5600万年前的“始祖马”

就像人类关心自己的起源一样,说到马,我们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它来自哪里?怎样进化而来?

地球上有关马的化石非常丰富,所以人们对马的进化过程也已经研究得非常详细了。生物学甚至常常用马的进化来作为生物进化的典型范例。

目前我们已经知道,最早的马叫始祖马,出现于5600万年前的北美洲,时值始新世。始祖马个头只有狗那么大,弓着背,四肢长着多个趾头(前三后四)。

由始祖马分化出了林林总总的众多支系。有的支系越来越大,越来越擅长奔跑,也有的支系向着小型化发展。到中新世的时候,以三趾马为代表的马类动物成了一类十分繁盛的动物群,是地层古生物中常见的化石动物,常常作为地质年代断定的重要依据。

现代马的最直接祖先是出现于1200万年前晚中新世的恐马,而适应草原生活,肢长体高,具有单趾硬蹄和流线型身体等特点的现代马——“真马”,则在400万年前的上新世出现。

北美洲一直是马和马类动物的起源和演化中心。马从这里起源并向四周辐射,通过冰川时期形成的白令陆桥扩散到欧亚大陆,最后进入非洲。马也通过中美地峡向南美洲扩散。

然而,非常奇特的一个现象是,最晚到大约两万年前,马却在北美洲彻底灭绝了,南美洲的马灭绝得更早。原因现在仍然是个谜。有人认为跟美洲印第安人过度捕猎有关。作为马的老巢的北美洲,居然没有了马的存在,一直到公元16世纪西班牙人再一次把马带回了美洲。

野马曾是原始人类主要的狩猎对象

到了大约距今300万年前,我们的祖先猿人入世了。因此,真马也就跟人类的发展结下了不解之缘。

从欧洲洞穴中石器时代人类所画的图上,我们知道自己的祖先是马的狩猎者。距今170万年前的元谋人时代有“云南马”,距今50万年前的北京猿人遗址中有“三河马”和“北京马”,它们很可能也是我们祖先的猎物。

旧石器时期,农业还没有发明出来,所以人们都依靠捕猎包括马在内的大型哺乳动物,来获取大部分的食物。我们的祖先在做饭的火堆旁留下了动物骨头,这样我们就能辨认出他们猎到的都是些什么动物。在德国中部发掘出的遗址显示,马是人们当时的主要猎物。而在法国,科学家们发现,古人留下来的动物骨头里,马骨头只占很小的比重。

为什么同在欧洲地区,却会有如此大的区别?据科学家分析,德国中部的草原非常适合野马生活,而其他地区则对别的动物来说更合适一些。但是也有例外发生,那就是在法国中东部地区梭鲁特的集体猎马活动。在这个地方,成群的猎人将迁徙中的马赶到一个自然形成的畜栏里,把这些马困住后,再用矛刺死。碳14年代测定法表明,从32000年到12000年前,这个方法被猎人们使用了两万年。保存下来的骨头也显示出,在这个地方被猎杀的马大约有10万匹。

法国南部地区像蜂巢一般布满了石灰岩山洞,里面都被旧石器时期的人们“装饰”上了图画。在这一地区发现的所有艺术作品中,有35%至60%是马的图像。

最早驯化地可能在中亚

在美国卡洛斯集团编著的《自由的马》一书中写到,美国卡耐基自然历史博物馆的考古学家桑德拉·奥尔森博士,长期以来致力于发现马驯化的历史。她和她的同事们在哈萨克斯坦北部寻找到了野马被驯养的最早证据。

奥尔森的团队在铜器时代的波泰文化中发掘了三处有着5500年历史的人类定居地。通过研究这些村子里的垃圾堆,他们发现其中90%至99%的动物骨骼都是马的骨骼。“他们主要吃马肉,”奥尔森说,“他们一直在狩猎马匹,之后才定居下来,并开始饲养它们,就像我们养牛一样。”

遗址柱坑的排列暗示曾经有养马的畜栏存在。研究团队在这些围场的里里外外取样,通过检测,在这些被圈起来的区域里发现了相当多的磷酸盐,这表明这里曾有马粪和马尿存放——这是一个证明波泰人曾驯养马匹的有力证据。然而这对整个考古界来说,说服力还是不够。

研究人员仔细察看了他们挖掘出来的马骨,在下颌骨上发现了一排很特别的磨损痕迹。“这是由于戴着一条皮质马缰绳导致的。”奥尔森这样解释。然而对很多考古学家来说,这一证据仍然不足为凭。

奥尔森和她的同事们又有了一个主意。他们在垃圾堆里发现了一些陶器的碎片。陶器能从食物中吸收脂肪。如果研究人员能在这些陶器碎片中找到马奶的脂肪,那他们就能够确定马匹是被驯服了的。“谁也不会去挤一匹野马的奶。”奥尔森指出。后来他们找到了一种区分马肉脂肪和马奶脂肪的方法,发现陶器里面的脂肪有一些确实来自马奶。

终于,科学界被说服了,他们相信了驯养马匹发生在至少5500年以前。

然而,奥尔森博士认为,这只是目前为止我们发现的最早的证据。“我并不认为是波泰人率先驯养了野马,因为要达到当时的水准——驾驭马匹和挤马奶等,那么最早驯养马匹的时间肯定要比这早几个世纪。很可能在6000年以前就发生了。我认为可能发生在西边的乌克兰或者俄罗斯。”

马在驯养六畜中名列首位

大约6000年前的一天,在广袤的欧亚草原上,一匹小野马克服了自己的恐惧,乖乖地让人给它套上了笼头。这是人类第一次试着驯服马,也是人类与马之间伟大友谊的开始。

马是聪明、勇毅、忠诚、耐劳的动物,自从成为家畜之后,人类便把它看成是可靠的朋友,得力的伙伴。的确,马在农耕、狩猎、运输和交通方面,立下过无法胜数的功劳,因此人类都深爱着马。我国的《三字经》中说,“马牛羊,鸡犬豕,此六畜,人所饲。”马列在六畜之首,正体现了我们这些以农立国的人民对马的深厚感情。

尽管和人类有着密切的联系,被驯化的马仍然保留着它们祖先的本能和行为方式。它们会像野马那样保卫自己的领地、养育自己的马驹,并且它们总是需要陪伴和友情。马是重感情的动物,很容易和主人建立起感情,对主人绝对忠诚。

在动物世界里,马是最有组织性和纪律性的动物之一。军马听到主人的口令之后,能立即做出各种正确的动作;游散远处吃草的军马,一听到集合的军号声,便会迅速跑来列队。在古战场上,军马随从将领在刀枪之中奋勇作战,丝毫没有胆怯、畏惧、退缩的念头。在现代战场上,尽管枪林弹雨、炮火连天,军马绝对随从主人的意志前进或后退。

关于“义马救主”的故事在世界各地都有流传。前苏联曾有过这样一条消息:1979年,在一个小村庄里,有个叫奥克米德·艾哈迈多夫的村民,骑马穿过森林的时候,突然背上受到沉重一击,从马背上摔了下来,一只凶猛的大熊扑了上来,以全身的重量把他压在地上。在这生命危急的紧要关头,他的马呼地冲了过去,用蹄子猛踢熊背,终于使熊放弃了它的捕获物,溜进了森林。此时,艾哈迈多夫已因流血过多站不起来,又是忠诚的马跪下双蹄,让主人爬上自己的背回到了村庄。死里逃生的艾哈迈多夫深有感触地说:“有时候人的最好朋友,可能就是他的马。”

马与人类合作故事没有终结

在几千年漫长的岁月中,马曾帮助人类征服世界。然而,随着工业革命的产生,各种化石能源的采用和机械装置的发明,马儿也渐渐失去了自己的优势。在农田和运输方面,卡车、拖拉机和汽车取代了马;工厂也不再需要畜力;战场上不再需要骑兵而用起了坦克、导弹;快马邮递也成了历史。人类已不再像过去那样需要马。

从1900年开始,世界上马的数量开始锐减。由于对马的需求减少,人类拥有和使用的马的数量也在下降。从1910年到1920年这10年的时间里,全世界大约有11亿匹用于驮运货物的驮马和用于骑乘的驯马。到了1976年,这一数字下降到6400万——约是原来的5.8%。尽管这些数据令人沮丧,但事情还有令人欣喜的另一面。

如今人们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需要马了,也无须依赖马的力量或是马的速度。但人们依然喜爱马,这是因为马有一种特殊的本领:可以做人类的朋友。几千年来,马给予了人类无限的爱和付出,而人类也对其非常喜爱。亚历山大曾用自己的马为城市命名;英国的威灵顿公爵曾用军方礼仪埋葬了自己的战马。如今人们用一种特殊的方法表达对马的喜爱,那就是竭尽所能来保障马可以继续生存下去。

从1980年起,美国边境巡逻再次用上了马。他们开始用骑兵在美国墨西哥边境巡逻,这是因为经验表明在穿越这一崎岖的边境时,马要比巡警车实用得多。警察局局长们也开始重新把马放入了执勤的名单里,研究发现,骑马的警察比起开车或步行的警察来说,更能有效巡逻和控制人群的行为。因此,在欧美一些城市的街道上,骑警再次出现了。

未来,也许人类不再需要马来工作,但仍旧会需要马来娱乐。人类对赛马运动的关注开始增加。从1960年起,专门用于赛马的马开始增加。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由于很多人购买了用于自己娱乐的马,马的数量也因此大大增加。

来源:中国马术|赛马|马球第一网络媒体-大陆赛马网http://www.daluma.com

 1  




关于我们 | About Daluma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咨询/合作/投诉:daluma@daluma.com

Copyright ©2010-2015 dalum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5076号-1

{literal}

{/liter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