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3302人订阅了新闻
大陆赛马网 > 骑士 > 骑士访谈 > 中国骑手黄祖平

中国骑手黄祖平

2013-07-18 17:18:03 来源:央视《东方时空》

(注:本文采访时间是2007年9月)

我们60年代这一拨人里边,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情结,你应该成为国家的栋梁,至少要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我没赶上战争,我没机会去当兵,我都没赶上,这把让我赶上了,我觉得这是在和平条件下,和平年代能够让我实现这种和马在一起去超越、去战斗,我这个事情还能跟国家、还能跟奥运联系起来、我觉得这实实在在是一个巨大的个人的一个生命价值的体现。——黄祖平

黄祖平是一位中国人,2002年开始,他自费从祖国来到近万公里外的德国学习马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取得2008年奥运会马术比赛的参赛资格,让奥运会历史上从没有中国人参加的马术比赛的记录从此真的成为历史。记者采访当天,黄祖平要参加的马术比赛是早上八点开始,赛场离黄祖平住的地方有一百多公里,加上路不太熟。清晨五点半黄祖平就和助手出发了。

【记者】:比赛通常这么早起来?

【黄祖平】:没准,还有晚上的,有时候它晚上十点的比赛。

【记者】:最远开车跑多远?

【黄祖平】:最远、最远跑意大利,意大利要开两天,意大利我要翻阿尔卑斯山。

黄祖平是北京人,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国家机关,几年后他成为单位里最年轻的副处长。1997年黄祖平下海经商,做了一家进出口公司的副总,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黄祖平对骑马产生了兴趣。

【黄祖平】:马术比赛的录像,那时我老看,然后看得还是喜欢,然后这里边有几个镜头,这个慢动作表现了人驾驭马超越这个栏杆,这几个镜头给我印象特别深,看完之后说,明天我就要上马,明天我就要骑马,我也要骑到这种能够驾驭马、控制马,那种人马合一,能够超越障碍,我就想。

但真正让黄祖平放弃待遇优厚的工作,把全部精力转移到骑马上来的原因,是和北京申奥成功有关,2001年北京申奥的成功,让黄祖平和很多中国人一样,更多地开始了解这项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体育盛宴,黄祖平发现在百年奥运史上所有的项目中,只有马术比赛从未出现过中国人的身影,从没有中国运动员拿到过奥运会马术比赛的资格,这件事深深触动了黄祖平。他做出了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

【黄祖平】:当时我在北京也算骑得最好的这么几个了,然后申奥又下来了,我又知道这些马术,当时我在理论基础准备上,我已经准备了,应该说有一些积累了,把这些东西都加在一起了之后,所以这么说出来了,我要做这件事。

从2003年来德国学习骑马开始,4年多的时间里,黄祖平已经参加了几十场各级别的马术比赛,赛前的准备工作,他和助手已经是轻车熟路了。马术比赛最早是一项贵族运动,在今天看来也是如此。一匹比赛用马常常要几十万欧元,骑手的一双马靴也要三五百欧元,相当于三五千人民币。

【黄祖平】:我什么时候才有第一双德国靴子,我2006年1月才有第一双这德国靴子,我觉得它这个皮子薄、做得贴。

马术比赛是一项复杂的运动,也是奥运会所有比赛项目中惟一一项人与动物合作完成的比赛项目,比赛前骑手要仔细地观察栏杆的间距和牢记跨越栏杆的先后顺序。

【黄祖平】:开始我到这儿,一看到这就比较很紧张,现在我可以不紧张,你就是跳不好,马停了,或者出什么问题了,都会应对自如,你要紧张会传递给马,你的放松也能传递给马,很多种问题,你记不住路线,然后你的马有紧张型的马,你自己又怕它紧张你又紧张,很多很多种因素这在里边,你比如像他们这些年轻的骑手,他们从小就在这比赛,他们比赛场次

可能是我的一百倍,就这么简单,他有经验、他不紧张。

黄祖平说在德国注册的马术运动员有30万人,很多孩子从十几岁就开始参加马术比赛,马术运动在德国的普及程度,几乎相当于乒乓球运动在中国。马术比赛有障碍赛、盛装舞步和三项赛,黄祖平参加的是障碍赛,马术的障碍赛主要分为两个级别,分别用英文字母的M和S代表,S级比M级的栏杆更高,路线更复杂,打分标准为0分起,掉一杆或停顿一次扣4分,扣的分数越多表明失误越多,没有失误为0分、俗称0点。今天和黄祖平一起准备参加比赛的马叫希冀,是黄祖平2006年8月刚租到的一匹马。希冀的身体条件非常出色,用黄祖平的话说,只要是它想跳,多高的栏杆它都能跳过去,但是希冀惟一的缺点,就是胆子有点小,常常会在一个陌生的栏杆前停步不前,在以往的比赛中,希冀出现过好几次停顿的现象,今天黄祖平最担心的也是这点。今天的比赛黄祖平和希冀被排在第十七位出场,黄祖平参加的是一场M级的比赛。

黄祖平和希冀获得了第五名,这对黄祖平和希冀来说是一个很不错的成绩。按照惯例,比赛的主办者要给获得好成绩的骑手和马颁奖,给马戴上一朵象征荣誉的小花,还会播放欢乐的乐曲,让马在乐曲中翩翩起舞。

黄祖平生活训练的地方,在德国中北部一个叫里森贝克的小镇,在这个小镇上,平时只有黄祖平和他的两个助手三个外国人,黄祖平的两个助手中,除了小顾还有吴文。

【助手】骑手他的所有精力必须要放在骑术上,而他想的只能是靠我们来实现,比如说给马的一些什么护理啦,刷饰啦,因为他还有别的马要骑,所以只有交给我们。

黄祖平训练的地方叫贝尔鲍姆马场,是以黄祖平的德国马术老师

路德格·贝尔鲍姆的名字命名的,黄祖平平时一直称他的老师路德格·贝尔鲍姆为老路,老路八岁开始骑马,拿过八次德国马术障碍赛冠军,并代表德国国家队参加过五届奥运会,拿过四届奥运会冠军,现在,老路是世界马术协会俱乐部的副主席,昨天他刚刚被邀请参加了世界马术联合会的一次会议,会议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听取中国马术协会关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马术比赛的准备情况的报告

,作为2008年奥运会举办国,中国自动拥有了6个马术比赛名额,代表中国参加比赛的选手必须拥有中国国籍,但拥有名额并不代表随便一个中国的马术运动员有可以参加奥运会的马术比赛,中国的马术运动员还要提前拿到参赛资格,这个资格的标准由国际马术协会制订,对于黄祖平来说,2008年8月8日前,他必须在一场国际的S级比赛中拿到0点,才有参加奥运会的资格,黄祖平的身份特殊,他不是中国注册的马术运动员,而参加国际比赛必须有该骑手所在国家马术协会的证明,在这件事上中国马术协会特事特办,给了黄祖平很大的支持。

【黄祖平】:应该说中国马协在这几年,从我出来给我的支持很大,最主要的你比如说,我们参加国际比赛,国际比赛必须有国家级马协开据的证明,没有这个证明,那你缺一个东西,你比完了之后成绩不做数,包括有些比赛都是临时决定,就差天两天了,我从比赛商那争取到位置了,那么电话打回去,传真发回去,那边最快的话十个小时,就把证明就给我发过来了。

随着黄祖平在德国,生活训练的时间越来越久,很多德国媒体也开始关注这个执著的中国人,这天,又一家马术专业报纸的记者来采访黄祖平。

黄祖平提出到赞助商,是一家德国的保险公司,2006年这家保险公司在媒体上知道了黄祖平的故事以后,开始为黄祖平提供训练和比赛的费用,这无疑给一直自费训练和比赛的黄祖平帮了大忙,这位卡利帕里,就是那家赞助商的代表,黄祖平要带他去一家马具商店看看比赛服装的样品。

平时小顾和吴文轮流在马厩值班,除了照顾马的正常饮食起居外,每天给马还要添加一些营养剂,尤其在比赛之前,营养剂的添加一定要准确,否则可能影响马的比赛成绩,再过一天,黄祖平和另一匹叫帕布罗的马,要参加比赛

黄祖平2007年44岁,5年前也就是2002年,他带着两个助手自费到德国学习马术,目的只有一个,拿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马术比赛的参赛资格,再过一天,黄祖平和另一匹叫帕布罗的马要参加比赛,但黄祖平发现,营养剂的添加出了问题。

营养剂是一种调节和增强马的身体机能的物质,给马添加营养剂有严格要求,每天加几次,什么时候加,每次加多少,都有明确规定,一旦加错,很可能对马的身体造成损伤,对于黄祖平来说,离奥运会越来越近,属于他们的时间就越来越少,决不能在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

【黄祖平】:15毫升针剂。像你们这么喂迟早要出问题,你记得住吗?这两个马的?对不对?都一块儿商量好了,弄清楚了。干几年了,真是没法说你们,15毫升记住了。

(助手)嗯,记住了

【黄祖平】:这些东西你得讨论,要不然这块知识你老是空白,你老弄不清,这几匹马你得弄得滚瓜烂熟的,对不对?这是规律,你们是看着这玩意儿,就不知道该怎么干活了,不是,那平常你们也没这样,到关键时候,为什么呢?明天这个马如果要跳虾米了,我们就没有马了,知道吗?不能比了,肯定不让比了,你们连打了多少格了?那没得比了,所以你们得把这事算好,都不是小事,这些事你们也算不清楚,你就记着你下料的时候,大家放在一起商量。

【黄祖平】:等会儿又盯着马,我也得盯着他们,我肯定是像父亲,像兄长一样的,又像单位领导,这几个角色你同时扮演,而且你有时候还得扮演当母亲的角色,你比如说它三天不拉屎,你就得着急,病了,在这病了全完蛋了,这种医药费或者住院,我们都没有办法,你说它一天拉一泡稀了,你也着急,所以这些东西他小伙子他不在乎,他不当回事,所以你都得盯着。杨威,赶紧来咱们把工作说一下,上完了,上完了,上完了。行,今天下午,我在马房跟你们俩嚷嚷,是有原因的,你们这么长时间了,这种事情应该是很清楚的,现在达到今天这情况,已经到了应该说是最好的状态,从来没有过,下这么多工夫,为什么我今天跟你发火呢?你拌料时候你就没想到,这马明天出不出,然后我专门在卡车上,今天没跟你谈,是什么呢?我想回来我们三个一块儿商量。到今天为止,我们已经打得相当好了,这100多个骑手我们现在排在大概二十多三十的位置上,整个韩国队都在,那么多奥运骑手,世界第一德国的奥运队都在。他们也有掉的 是不是?我们这是淘汰嘛,打到这样已经相当好了,已经非常那什么了,到了今天明天再打,肯定咱就不打黑手,所以明天…是只能成功,明天不成功的话,这拿什么马?

明天黄祖平要参加的是一场S级的比赛,这次他将带着他现有的两匹马一起参加,作为今年的第一场室外比赛,S级对于黄祖平和这两匹马来说,都是一次考验,黄祖平有些放心不下,晚上11点他又来到了马厩。

【黄祖平】:天气突然热了,突然热了之后,然后开窗了,开窗之后,天气热了这样一开窗之后,再检查一下,摸它底下的温度是不是正常,不能说让它凉快了,一下太冷了,太冷像这种马,身上都有一些伤病,但是开窗对它整个的,呼吸新鲜空气什么特别好。你比如说,对我来讲,我每天的主要工作,我不在一起的时候,主要想研究这些,都是想关于它们的,这就像怎么讲,很细很细的,你要对它的了解,因为它不会说话,全靠你来想,有可能是你比如说它吧,它被所有的能力,它的技术是最好的,它跳跃能力应该说是马里边算好的,它的基本功应该说是,整个这马场里边,基本功最好的马,这里的马基本功都不如它,它什么都好,就是它你说是胆量不行,是哪不行,就某个地方有问题了,那你说人要是说都有那么高的,沟通能力,你把那个问题解决了,那这就是一匹,这就是一匹最好的马。

黄祖平今天参加的是一场S级的比赛,近一年来,黄祖平参加比赛的频率明显增加,因为离2008年奥运会越来越近,他拿到资格的机会也越来越少,每天黄祖平的睡眠时间只有四到五个小时,为了让自己保持清醒,开车的时候,浓茶和他爱听的老歌是必不可少的陪伴,这个清冷的早晨,黄祖平这个44岁的男人,正在为祖国为自己的梦想执著前行。

在德国,不仅马术比赛的骑手多,喜欢马术比赛的观众也很多,也许因为是S级的比赛,看台上坐无虚席,在今天的比赛里,有近80位选手参加,其中有近10位是世界排名前100名的障碍赛选手,和高手同场竞技是一个绝好的学习机会,如果能获得好成绩对黄祖平来说,更是提高自信的最好途径。S级的比赛和M级的比赛相比,栏杆更高 路线更复杂,这个级别也是黄祖平面临的真正考验,因为奥运资格比赛的难度和这个比赛的难度相近,但这场比赛黄祖平和他的马发挥有些失常,共掉了三杆,停顿了一次。这是黄祖平和这匹叫帕布罗的马,从未有过的失误,问题可能出在马的身上,也可能是骑手的原因。

【黄祖平】:马没有任何问题,马非常好,我在那道单横上,我已经出了问题太近,让它看得太晚,它已经跳了,后边都没问题,就在拿第七道上,第七道测距,测距测的时候,转弯的时候晃了一下,是不是这个,就是缓了一下,一迟疑之间把距离给丢了,等半天等这么一轮,等这么一轮,这个问题又无数次地,出这样的问题那样的问题。

实际上马术比赛中的失误在所难免,毕竟是一项人与动物共同完成的比赛,人马合一的最高境界更多的时候只是传说,但每次失败,黄祖平从来不认为是马有问题,他总是认为自己的骑术还有欠缺,离奥运会只有一年的时间,如果拿不到资格,黄祖平和助手在德国五年的艰辛都将付之东流。

【黄祖平】:应该说我天天都想家,我没一天不想家,在这有份工作,对我来讲不是难事情,很容易的我有一份工作,而且还比较好的工作,但是让我在这长期生活在国外如果不是为了这件事的话,那我做不到,所以说想家这种情结,是天天的,很强烈的。

第二天黄祖平早早地就找老路,请他帮助自己查找失误的原因,老路是黄祖平的德国马术老师,曾经代表德国国家队拿过四次奥运会的马术冠军。老路听了黄祖平的介绍后,决定下午给黄祖平单独练习。突然黄祖平的马又出现了停顿现象。

到2008年奥运会开幕之前黄祖平还有20多场国际S级的比赛可以参加,他只要在其中的任何一场比赛打出0点,他就可以成为中国奥运会马术比赛运动队中的一员,但这个目标对于一个40多岁的男人来说,并不容易。

(注:本文采访时间是2007年9月)


 1  
TAG标签:中国骑手,黄祖平,


关于我们 | About Daluma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咨询/合作/投诉:daluma@daluma.com

Copyright ©2010-2013 dalum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507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