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12691人订阅了新闻
大陆赛马网 > 新闻 > 大陆新闻 > 23岁痴情牧马人:放弃优厚待遇 投身

23岁痴情牧马人:放弃优厚待遇 投身黑龙江挽马保种繁育

2014-11-20 07:12:32 来源:东北网

在黑龙江鸡西市,有一位23岁的小伙子徐志博,毅然放弃了在天津的优越工作和去法国的难得机会,担起了“黑龙江挽马”保种繁育的重任,克服种种困难成立了城子河区福源挽马繁育基地。

徐志博是鸡西一个矿工家庭长大的孩子,从小就喜欢动物。特别是他的姥爷当过骑兵、经历过战争,给他讲过许多马的故事,更让他从小就对马情有独钟。高考填写志愿时,徐志博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吉林农业大学动物医学专业。以下摘自徐志博在鸡西市“创业在鸡西·我是创业人”事迹报告会上的演讲。

《无悔创业路,痴情牧马人》

——城子河区福源挽马繁育基地徐志博


一:心有梦想,勇于担当。

我是在东海煤矿一个矿工家庭长大的孩子,从小就喜欢动物。记得上高中的时候,我养的英国古代牧羊犬生病,在宠物医院打针花了300多元,那时,我就开始关注兽医这一行,印象中这一行挣钱多;特别是我的姥爷当过骑兵、经历过战争,他给我讲过许多马的故事,更让我从小就对马情有独钟,向往着自己将来也骑上高头大马,威风凛凛。这些都促使我在高考填写志愿时,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吉林农业大学动物医学专业。

因为热爱这一行,所以我学习十分刻苦,成绩优秀。早在大学还没毕业的时候,其实我就有许多选择,包括出国的机会,但我还是选择了山东蓬莱的一个马场,做配种师和兽医。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一次,马场一匹纯黑色阿拉伯马出现腹痛症状,从外地请来的兽医诊断:这马患的是结症,救不活了。可我没信那个邪,“死马”也当活马医:我一边精心给马喂药,一边牵着马不停地走,目的是把马阻住的肠道顺开。整整三天三宿没睡,人快累倒了,奇迹也终于出现了——“死马”让我救活了!这次,我为马场挽回了60多万元损失,老板给我的工资涨到6000元。我的吃苦精神和业务能力渐渐被认可,不久,我又被调到了天津一家国际马术俱乐部,并晋升为总经理助理。

然而,在这里的一个特殊机缘,改变了我的人生,也让我背负起“天降大任”的创业历练。

我结识了一位资深养马人。当得知我是从黑龙江来的,他非常动情地给我讲述了“黑龙江挽马”的故事,让我了解了“黑龙江挽马”的前世今生:“黑龙江挽马”属挽乘兼用型马,是由山河马、蒙古马、苏维埃重挽马等杂交而成,我国现代马匹育种改良奠基人崔步青,亲自为其鉴定基因育种群。1953年,我国从前苏联引进苏维埃重挽马,下分给黑龙江各马场进行繁育。改良后的“黑龙江挽马”,克服了原马种蹄小负重轻的弱点,在十万官兵开发北大荒的创业时期,做出了巨大贡献。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城市乡村大部分运输任务,都是由“黑龙江挽马”完成的,那时,鸡西矿区的千尺井下也奔跑着“黑龙江挽马”的运输大军。可以说,“黑龙江挽马”承载着北大荒创业开发历史的凝固记忆,是那一段辉煌历史时期的亲历者、参与者、见证者,在全国具有较高的知名度。但随着时代的发展,上世纪70年代后,机耕逐步取代畜耕,全国马匹数量大幅度减少,我省的“黑龙江挽马”也走入了低谷。

由于对“黑龙江挽马”的深入了解,一种责任感重重地压在我的心头: “黑龙江挽马”,它是多么有魅力的文化符号啊!我的家乡在穆棱河畔,“穆棱”的满语就是“牧马”的意思。这里有养马的基础,有适合马生长的环境,我要回家乡养马。

然而,在天津,我是就业,条件优越,我的女朋友是法国留学生,她一直争取我和她一起回法国发展;回家乡,我得创业,前路茫茫,我只身一人回矿上养马,一定会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难题。两相对比,我的内心确实很纠结,但“黑龙江挽马”已濒临灭绝,如果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真的灭绝了,我们会悔恨终生!而且我坚信,鸡西有我实现梦想的土壤.就这样,我毅然放弃了在天津的优越工作和去法国的难得机会,回到鸡西担起了“黑龙江挽马”保种繁育的重任。

二:艰辛追梦,痴心不改。

万事开头难,回到家,刚提出养马的事,就被父母泼了一盆冷水,特别是妈妈,坚决反对:“原本供你上大学,就是希望你有一个好的将来。可现在倒好,放着在大城市的白领你不当,偏要回到咱这煤矿养马,能有什么出息啊!”

但我主意已定、态度坚决,并晓之以大义。为了增强大家对我养马的信心,我不住地宣传“黑龙江挽马”的广阔前景。我说,我们鸡西既是老工业基地,又是资源型城市,转型发展是大势所趋。现在,我致力于濒危的“黑龙江挽马”保种繁育,不仅填补全国、全省空白,而且推动马术等相关产业发展、带动旅游业发展。另外,发展肉用型马市场前景也十分看好,肯定是矿区父老和周边农民致富的好项目。

但是,任凭我千般说、万般劝,父母就是不为所动,总认为一个大学生回来养马,是件挺丢脸的事。现在回想起来,那一时期,我真是像着了魔、丢了魂似的,整天茶不思、饭不想,一个人躲在小屋里,一整就哭一场。

看到此情此景,懂马爱马的姥爷,第一个站出来公开支持我:“这孩子再这样下去就废了,再说孩子养马也是正事,我看就让他折腾去吧,不撞南墙不回头,没准真就干成了呢。”

父母毕竟有舔犊之情,也在困惑中默默支持我了。为了挽救濒危的“黑龙江挽马”,就要选最优良的种马,可这就得五、六十万元。父母把家里值钱的,包括一处房产都卖了,远在大庆的姨家条件好些,一下借给我13万。看着父母、亲友东拼西凑起来的钱,我的心激动极了,攥紧拳头,暗下决心:我一定要成功。

资金的难题解决了,找马的难题又来了。

黑龙江是“黑龙江挽马”的故乡,可令人痛心的是,现在已经很难觅到马的踪影。经多方打听,得知吉林农安有挽马繁育场。我的心立马火急火燎的,感觉在家一刻也呆不住了,整个春节都没过好。大年初七,姥爷尽管已是75岁的老人,还是陪着我踏上了寻找“黑龙江挽马”的祖代——苏维埃重挽马的漫漫旅途。

然而,没有具体的地址和电话,到了农安,大冷的天,我们只能一边走一边问。我和姥爷商量着,干脆打个出租车问问吧。司机听我说明来意,也好像受到了感动,他告诉我,他知道一个养马大户,上过央视“致富经”栏目。他说,养马人彼此都有联系,也许能知道挽马繁育场在哪儿。

就这样,我们历尽周折找到了挽马繁育场。当我看到40多匹从俄罗斯引进的苏维埃重挽马、阿尔登、弗拉基米尔等祖代品种和吉林挽马,眼前为之一亮!可场长的婉拒却让我的心凉了半截:“这些马,我们自己都不够,要是卖了,我们还怎么保种繁育啊……”

失望!失望!失望!我是心里一团火来的,此时却像受了莫大的委屈。泪水在哽咽中,一下涌了出来,我恨不能就象马一样在地上打滚,好好哭上一场……

但我没有心灰意冷,我决不能,让梦想就此夭折!

我和姥爷风餐露宿,继续在农安找马,找到一家马场没有,再到另一家去找,希望与失望,失望与希望,在冰冻的农安乡村原野上,一次次引领着我们一老一小越来越沉重的脚步。

10天后,我们实在没辙了,又硬着头皮,再次扣响了挽马繁育场大门。姥爷说:“你就卖给我们几匹吧,这孩子就是喜欢马、想养马,再说,我们不是贩马的,也是为了繁育保种。”看着我们一老一小真诚的样子,场长表态:请示上级领导后给我答复。原来,这个场是长春市市长崔杰的包保项目,由农安县政协副主席钟万敏负责管理。那一夜,我彻夜未眠,一直等到第二天,场长打来电话说,上级领导终于同意卖给我们4匹马。我高兴得跳了起来,因为把这4匹马,都在2012年长春农业博览会上得过大奖。

可回来后傻眼了。当时光想着买马了,还没盖马房,马没有家啊。没办法,冰天雪地的,我只能一边带着工人用电镐挖地基,为挽马建造新家,一边还要慢慢摸索马的脾气秉性,安抚它们的不安情绪。在马房没建好之前,我只能暂时把马安置在仅有40平米的仓房里。过去,它们住单间、吃牧草,如今在这么狭小的空间,让这几匹享惯了福的“宝马”委屈不已,开始出现了应激反应,不吃东西,脾气也暴躁起来,几天下来,马便瘦了一圈。我是既心急又心疼。

三个月后,马房建好了。但俗话说,马无夜草不肥。为了减少开支,凡事我只能亲力亲为,早上4点半起床,喂马、粉草、挑水、放马,夜里喂完马,已是凌晨2点了。每个马驹,都是我亲自接生,扒胎衣、断脐带、打针、上药、喂母乳、辅助排胎粪,一干6个多小时,也不知道累。在马房里,不是被马喷了一身的粪,就是顶着满头杂草,哈欠连天。

最漂亮母马“丽丽”是一匹苏维埃重挽马,体态高大,毛色油亮。即将成为母亲的它,性情变得越来越温顺。可生产前几天,它似乎有些不对劲,仔细观察是产道水肿。果然,它生的马驹仅活了一天。“丽丽”不停地用脚在马驹尸体上踢来踢去,似要唤醒它的“孩子”。这时,我的心情也和“丽丽”一样,我抱起冰冷的马驹,禁不住放声大哭,我想用哭声替“丽丽”唤醒它的“孩子”:是我没照顾好你啊!

“你这是何苦呢?”总有人这样不解地问我。是啊,我也常常呆呆自问:何苦呢!放着在天津那么优厚的条件,回来吃了这么多苦、遭了这么多罪?但醒过神来,看看已做母亲的“丽丽”,摸摸最喜欢的“黑风”,想想自己背负着拯救“黑龙江挽马”的壮志,一切迷茫、烦恼便烟消云散。

“黑风”是这个大家庭里最优秀的“男子汉”,肩高1米8,身长3米,一袭黑衣。这是一匹纯种苏维埃重挽马,承担着挽马繁育基地“传宗接代”重任。仅仅不到一年半的时间,经“黑风”配种已繁育4匹纯种马、8匹杂交黑龙江挽马,远销山东、天津、辽宁等地马术俱乐部和影视基地,创造价值60多万。如今,我的基地已繁育出马驹12匹,待产母马还有8匹,养殖效益初步显现。

但创业就意味着挑战,挫折也在所难免。我从买马到盖场房,已先后投入资金82万元,可保种繁育毕竟是个长远的事,短期效益十分微薄。尤其饲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最难时,全家人跟着我勒紧腰带,一家人几乎一年没吃过水果。而我的宝贝马驹可不敢苦了,苹果,胡萝卜,马驹爱吃啥就给啥。为了节省资金,我自己琢磨着搭建了个小小的产业链:购买笨榨豆油设备,从农民手里收购大豆,加工出来的笨榨豆油质量好,自然不愁卖。产出的豆粕喂马,马粪是棚室蔬菜生产的有机肥料。小小的循环产业链,既为我节省了资金,又带动了周边经济。

为了扩大挽马种群,我决定为困难农民的马匹免费配种。消息一出,附近农村,甚至林口的养马农户,都慕名而来。仅去年就免费配种42匹,减轻农民费用3万余元,直接给农户带来效益50多万元。在我的带动下,现在周边已经发展了13家养马户,其中最多养马9匹。特别是最近媒体的宣传,前来配种的更多了。姥爷一再提醒我,悠着点吧,这样下去,咱们的“黑风”可吃不消了。但面对乡亲们渴望、急切的眼神,我的种马累点也是值得的。

三:梦在前方,路在脚下。

初步的成功,激发我更大的梦想,这就是,我要以“黑龙江挽马”为依托,建成独具鸡西特色、全国唯一的“黑龙江挽马”基地;以体育用马为依托,创立“鸡西马术俱乐部”,让体育用马、马术俱乐部成为鸡西独具魅力的城市名片、旅游景点。

未来的我,还将逐步引进英国纯血马和矮马,用英国纯血马和“黑龙江挽马”杂交繁育出体育用马,纯种繁育出可供儿童骑乘的矮马;潜心研制种马冷冻精粒、建立校外实践基地、成立农民养马合作社。

未来的我,要努力申请加入中国马业协会,成立全省首家对外经营的马术俱乐部,为在校青少年提供无偿马术运动学习,让他们利用业余时间接触动物、亲近自然。

未来的我,骑马赶着我的马群,这是一群英姿勃发的“黑龙江挽马”,这是一群拥有鸡西名片的骏马,在水草肥美的穆棱河畔,万马奔腾、气势恢弘……

这就是我的“圆梦三部曲”。

相关新闻:

东北挽马:铁岭挽马、吉林挽马、黑龙江挽马

http://www.daluma.com/static/kaoji/c_3207.html

 1  




关于我们 | About Daluma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咨询/合作/投诉:daluma@daluma.com

Copyright ©2010-2020 dalum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160175号

京ICP备15055683号-1

{literal}

{/liter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