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11766人订阅了新闻
大陆赛马网 > 俱乐部 > 俱乐部焦点新闻 > 马年骑马成新潮流 马术俱乐部马年客流

马年骑马成新潮流 马术俱乐部马年客流量飙升

2014-02-21 14:07:10 来源:未知

中国传统马年的到来,也让去马术俱乐部骑乘的人越来越多。

深圳马术俱乐部

马年骑马成为深圳市民青睐的一种运动方式,位于深圳市南澳七娘山下的名马轩马术俱乐部,现有19匹从香港马会、澳门马会等地退役的骏马,包括蒙古马、伊犁马、荷兰温血马、迷你矮马等名贵马。喜欢马术的深圳人常常会带点红罗卜、苹果走进名马轩与马亲近,并骑上骏马感受高雅、刺激、狂野,骑马正悄悄地成为都市人的一种生活时尚。

广州马术俱乐部

广州天麓马术俱乐部最近两个周末前去骑乘的市民大幅飙升,这让俱乐部应接不暇,9名导师从早忙到晚。

“由于俱乐部规定,每位客人在骑乘的时候必须有导师在旁,而且马匹每天不能过于劳累,所以客人多的时候,我们只能让他们耐心等待,这两个周末,客人中多了很多孩子,他们大部分年龄都是在5到10岁之间,很多都是家长带着过来的。”俱乐部骑乘部副经理黄璐婵告诉记者,“很多市民都是有了骑乘的想法,然后在网上搜索可以骑马的地方,才找到我们俱乐部的。”工作人员通过了解发现,原来不少市民确实是因为马年临近而前来骑乘的,一来让孩子接触这项新事物,增加对动物的了解,二来正是讨个好彩头,迎来健康幸福的马年。

8岁女孩的三年骑马经

今年8岁半的傅容在读小学三年级,因为父母均为田径好手,她多少遗传了运动天赋,四肢灵活、手长脚长。傅容在广州天麓马术俱乐部已经骑马三年多。她跟妈妈踢过足球,打过羽毛球,对骑乘则是情有独钟,第一次骑上马背便兴奋得不舍得下来。看到女儿如此着迷,梁茵觉得是好事,于是每个周末陪女儿到这里骑乘。不过,随着傅容的功课越来越多,她已经接近一年没有来了。母女俩发现,这里突然多了不少年纪相仿的小孩,他们看上去已经练习了好一段时间,有些甚至可以不需要导师的协助自己控制马匹。

傅容这次是带着几个同学仔过来的,已经打下一定骑乘基础的她,轻松自如地跨上马背,其他孩子第一次与马匹近距离接触,一开始有些怕生,好不容易才在导师的协助下完成最简单的骑乘前准备步骤。“女儿5岁的时候第一次骑乘,当时俱乐部提供了小马驹,她和小马都是晃晃悠悠地,特别可爱。有了第一次的接触,我发现女儿对骑乘不仅不抗拒,反而非常热爱,我问她要不要继续来,她使劲点头。”在过去的3年多,梁茵带着女儿断断续续地学习骑乘,基本上维持在每个月两次、每次两小时的频率。在她的影响下,姐姐的女儿也开始学习骑乘,后来骑乘还成为了她在忙碌的学习中释放压力和锻炼身体的最好方式。

骑乘提升女孩体态气质

梁茵说:“女儿进入马厩之后,很自然地为马儿喂胡萝卜,她有几个同学很害怕,我一问,那些害怕的,家里都没养过小动物。”梁茵觉得,这样恐惧感主要是因为对动物缺乏了解,“其实马匹很聪明的,喂了它吃东西,它会不停地点头,既表示感谢,也示意要更多吃的。有时候人从它们前面经过,它们会凑上前轻轻地碰碰我们,这也是它们示好的方式。”无独有偶,岳俊奎透露,前来骑乘的不少女孩子,跟马匹熟悉了之后,每次骑乘完毕都会特地带来在家里洗好的胡萝卜喂给它们,爱动物的小孩子,长大也是善良和有爱心的一群。

对于一次两三百元的骑乘费用,即使对于已经处于中产收入水平的梁茵,有时也觉得“肉痛”。“我会跟女儿说,骑乘很贵的,你要么不学,要学的话,就好好练。但是现在她的功课越来越多,周六日不仅打羽毛球和游泳,还得上英语课,骑乘的次数比小时候少了很多。”但是她很有信心女儿不会因此忘记了骑乘的快乐,“女儿跟我说过,骑乘不是她最热爱的体育项目,但也绝对不会被遗忘。我的感受是,但凡曾经学习过骑乘的人,都会心痒痒的,总在找机会再度与马儿亲密接触。”

记者发现,前来学骑乘的学龄儿童以女孩居多,岳俊奎也确认了这一点,他经过与家长们聊天,总结出两个主要原因。有些家庭是准备移民海外的,他们认为马术在国外的普及率高,属于“高大上”的项目,如果孩子在国内打下一定骑乘的基础,到了外国与其他同龄人交流起来容易产生共同语言;有些家长认为骑乘可以锤炼出孩子高贵的气质,因为在马背上的他们需要挺直腰板,对体态的要求非常高。梁茵认为自己让女儿学习骑乘的原因也包括后一种:“首先我是希望培养她的耐心与包容,其次,女孩子骑乘确实可以有更好的体态,因为弯腰驼背都是骑不好的。”

骑乘好处多多,虽然也有为费用“肉痛”的时候,但是梁茵还是决心让女儿继续骑乘。“马靴马裤的投入不是很大的,在体育用品商店就能买到,大概两三百元一对靴子就能穿好久了,裤子也是大概这个价钱已经是很好的质量了。我并不指望女儿日后成为马术冠军,我只是希望她把骑乘作为爱好之一,还能以此锻炼身体,释放压力,从中获得快乐,我就觉得赚到了。”

安全措施做足不会危险

在好莱坞上世纪30年代的史诗巨制《乱世佳人》中,斯嘉丽与白瑞德年仅4岁的掌上明珠邦妮,正是骑着小马完成跨栏的时候从马背上摔断脖子夭折。记者是“乱世粉”,一站到沙池边上看到跨栏障碍,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以上一幕,不自觉地心有余悸。岳俊奎在采访中也曾经告诉记者,广州这边的马匹骑乘之所以未能掀起热潮,与人们担心发生意外有很大关系。傅容初次接触骑乘才5岁,梁茵为何放心得下呢?“女儿是剖腹产的,很多人都说,多让孩子与动物接触,可以增强她待人接物的耐性与包容,我们家还养过小猫和小狗,她确实性格非常开朗,从不怕生,也不欺负小朋友,特别有爱心,所以我觉得让她与马匹接触,也是对她性格培养的一个有效途径。”

让梁茵放心的主要原因,是刚刚学习骑乘的时候,导师非常细心地布置指令,而女儿是完全按照指令行事,慢慢地做到人马合一,几年下来从来没摔过。“她胆子小,所以骑乘的时候特别谨慎。那些摔下来的,一般都是因为紧张所以两腿发紧失去平衡,只要放松身心,和马配合默契,是不会有危险的。”黄璐婵也补充道,比赛沙池中间的那些跨栏障碍,只有对自己的马匹相当熟悉、有一定骑乘水平的马主才被允许尝试,除此之外,不要说孩子,连那些每天都要来骑乘的发烧友都不能跨越。

“马上体”拍摄攻略

在全民自拍的年代,马匹骑乘要是不能拍照实在可惜,毕竟在马年来临之际我们有各种“马上体”等着实现。但是,马是出了名视觉感觉能力差的动物,它容易受惊吓,最忌突然接近,要是受到强光刺激,那可不是闹着玩的。那么,到底在马匹骑乘期间可以拍照吗?请大家放心,俱乐部骑乘部副经理黄璐婵告诉记者,答案是肯定的!

“我们俱乐部不允许外来人员与马匹合影,但是,如果客人是过来骑乘的,那么他们在整个过程都可以拍照,尤其最近‘马上体’非常流行,真的有客人在骑乘结束之后拿着一大叠纸币与马匹一起合影‘马上有钱’。”黄璐婵透露,毕竟马年降至,大家希望讨个好彩头的想法是能够理解的,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并不会阻止客人们与马匹合影,即使拿着茄子、小象或者玩具车、玩具屋演绎“马上有一切”、“马上有对象”、“马上有车”、“马上有房”都可以,但是,还是有一些务必严格执行的注意事项,否则要是惊着了马儿就真的“马上有麻烦”了。

拍摄“马上体”的时候,大家一定不能开启相机或手机的闪光灯,众所周知,马的视觉感受并不发达,大部分物体在它们看来只是模糊的图像,对于突然接近的人,它们是无法迅速辨识的,如果加上强光照射,它们常常会表现出极度不安,甚至因为惊恐过度伤及身边人员。在接近马匹的时候,动作不能过大,否则同样容易惊到它们。马屁不仅不能乱拍,也不能乱站,这是最容易发生危险的区域,如果再加上蹲下的动作,马匹往往因为辨认不出客人的形象而发生踢人甚至咬人事故。在拍摄的过程中,客人最好牵着缰绳,又或者抚摸马匹的额头以及脖子部位,它们会因此感觉得出对方的友善,这些部位被抚摸也让它们十分舒服。拍照的道具千奇百怪,但是不能是突然发出声响的,也不能两位客人一同骑在马背上。黄璐婵建议,大家最好在骑乘之后再和马匹合影,这样可以增加彼此信任度,让马匹对客人有一个熟悉的过程。倘若一开始就在马上摆“谱士”,马匹也是容易感到不适应的。


 1  




关于我们 | About Daluma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咨询/合作/投诉:daluma@daluma.com

Copyright ©2010-2016 dalum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160175号

京ICP备15055683号-1

{literal}

{/literal}